容县| 桐梓| 鹿泉| 原阳| 武威| 綦江| 磁县| 华容| 香河| 巴里坤| 嘉定| 抚顺县| 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| 铜鼓| 赤壁| 乌马河| 阿瓦提| 乐亭| 安平| 甘孜| 乌兰浩特| 保德| 朝阳市| 定西| 蓬溪| 奇台| 上杭| 瓦房店| 峨边| 南江| 甘南| 民权| 城口| 勉县| 宜秀| 桃园| 锦屏| 肃北| 蔡甸| 洛川| 英吉沙| 荣成| 荥经| 临洮| 张家界| 松溪| 兰西| 祁东| 大田| 册亨| 郸城| 南木林| 峨眉山| 佳木斯| 萍乡| 大洼| 东阳| 贺州| 江孜| 达州| 赣县| 明光| 始兴| 贾汪| 黑河| 建昌| 武川| 汤旺河| 开平| 遂宁| 黄石| 河源| 尉氏| 宁南| 肥乡| 山阴| 大方| 什邡| 新安| 龙岗| 平湖| 许昌| 东胜| 察哈尔右翼前旗| 寒亭| 扎囊| 商河| 句容| 太原| 杭州| 朝阳市| 黄山区| 澄海| 合阳| 平和| 徐闻| 鄂温克族自治旗| 珙县| 北安| 台前| 汉口| 尚义| 宣威| 蓬溪| 赫章| 大丰| 民和| 宝清| 科尔沁左翼中旗| 安县| 奉贤| 卫辉| 新郑| 常德| 中江| 汉沽| 蠡县| 白云| 白云矿| 邯郸| 营口| 宁武| 旬阳| 乐山| 临武| 乌达| 厦门| 包头| 栖霞| 潜山| 赤壁| 沿滩| 克山| 丰台| 宿迁| 黄平| 岷县| 鹰潭| 博爱| 侯马| 根河| 临澧| 泸水| 墨玉| 湖南| 黄陂| 安吉| 永丰| 南昌县| 新平| 贵南| 衡南| 社旗| 城固| 汉阴| 天池| 湘阴| 方山| 布尔津| 娄烦| 革吉| 江津| 独山子| 马尔康| 合山| 陇西| 肇源| 通化市| 玉屏| 西峡| 城固| 闵行| 清远| 北川| 镇宁| 安庆| 宝兴| 长宁| 宜兰| 阿拉善左旗| 来安| 高台| 乾县| 澄城| 金阳| 西丰| 枣阳| 江夏| 连平| 桃江| 双峰| 沿滩| 桃源| 汤阴| 三都| 临海| 和平| 广昌| 汕头| 分宜| 南阳| 郸城| 惠州| 全椒| 蒲江| 武昌| 漾濞| 新郑| 乳源| 武夷山| 渭南| 三台| 弥渡| 霍州| 通许| 隆昌| 麻山| 白银| 让胡路| 杭锦旗| 牟定| 平顺| 密云| 鹿寨| 察哈尔右翼后旗| 兴隆| 鲁山| 泾阳| 新干| 建宁| 聊城| 祥云| 左云| 璧山| 石林| 志丹| 宝坻| 海林| 三原| 永胜| 永靖| 乌拉特后旗| 都兰| 阿荣旗| 兴仁| 新宾| 耒阳| 保山| 平南| 长寿| 江都| 万荣| 房县| 科尔沁左翼后旗| 景宁| 泸定| 临沭| 廊坊| 名山| 建水| 元阳| 吕梁| 广元| 苏尼特右旗|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哭完了,我就去打仗

(2018-01-19 10:51:15)
标签:

时评

收藏

杂谈

分类: 意林美文
文/周冲

哭完了,我就去打仗

骆以军在散文集《我爱罗》里,讲过一个这样的故事。

一个女孩,受了些情伤,夜夜笙歌,过着每天坐在酒吧等天亮的日子。

一天,她又喝得烂醉,蹲在巷口吐得一地都是。

颓废中,突然听到一阵密集的脚步声,抬头望去,才发现是一群人,正背对阳光朝气蓬勃地跑步。

“他们已经开始了今天的生活,“女孩长叹息,“而我还留在昨夜。“

这个短故事令人看了很难过。

一来,你能清晰地感受到那种走不出的痛苦;二来,你又为她的不愿走出而心生遗憾。

谁都曾在长夜里痛哭;谁都曾被苦难吞噬;谁都曾捂住伤口,抬头微笑,假装一切都未发生;谁都曾像西西弗斯一样迎向巨石;谁都曾在命运的短刃之下动弹不得;谁都曾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击伤,被背叛,被侮辱,被打倒在地……痛彻心扉,无人可以援救。

可是,一切都会过去的。

天总会亮的。

凌晨如约而来。

那一年,张柏芝经受艳照门事件,全民嘲讽,人人视之人淫妇,一路明枪暗箭,一路污言秽语,但是,她依然站了出来。

她擦干眼泪,站在公众面前,笑着说:“睡醒了,我就去打仗!“

在溶溶黑夜中死去,不如在灿灿白昼中新生。

在眼泪中颓废成泥,不如在战斗中倔强成铁。

往事已已,只需道别;

百事蹉跎,方致终生颓废。

要知道,你的生命远未终结,那就不要让世界的评价,只停在你的狼藉往事上,忽略你光明的未来。

而今,张柏芝明媚动人,光芒万丈,早已洗涮昨日种种,成为新的人。

就在我写作此文的今天,看到一友的长文。

她刚刚流产,疾病缠身。

丈夫毫无悲悯,毫无疼惜,态度极其苛刻,视之如贱犬。

在此之前,她连续呕吐两个月,身体几近虚脱。

但在丈夫眼中看到的,尽是厌恶。

曾经的红玫瑰,今日的蚊子血;

曾经的白月光,今日的饭粘子。

文章看得我极其心疼。婚姻之可怖,姻缘之可悲,尽在其中矣。

即使吧,即使只是她一面之辞,但痛苦至此,又何需继续忍耐?早点解脱,去独立,去新生,有什么不好?

为何在呆在那泥淖中,继续被人作贱,身心俱伤,日夜难安。连自己的疾病,都被当成攻击的武器?连自己的泪水,都被当成卑贱的证明。

栽者培之,倾者覆之。

可栽培的,必是能自救的。

被覆灭的,必是自我败坏的。

你若内里清明,不屈于逆境,不堕于困局,一路前行,勇于自我实现,整个世界都会为你加油。

人最应学会的本领,即是自重。

自重的表现之一,就是不批准自己犯贱。

大学时,文学老师曾在课上激昂语之:“人,最容易感动于自己的贱。当你为自己疯狂落泪时,即是最危险时。你们每个学生,尤其是每个女生,都要在心里刻上这句话......“

他一个半老头子,头发花白,态度端肃,极少谈男欢女爱,忽然谈起,竟是如此犀利明白。

而我后来所遇,以及所见,都证明了他的话。

人,越卑贱,越容易自我沉迷。

你会用眼泪、用凄苦、用悲剧的命运,来设置一个茧,把自己关在黑暗中,自我哀怜,自我腐烂,用以满足生命的戏剧感。

可惜,谁都不是林黛玉。

没人为你的眼泪买单,也不会真正有人同情。在残酷的现实生活里,只有人会因为你的眼泪而心生嫌弃,渐行渐远。

于是,种种狼狈,都是活该。

我现在都舍不得将时间用来伤心。

最崩溃的时候,也只允许自己难过两小时,然后,擦干眼泪,继续去战斗。

要知道,即便你哭出一太平洋,也没人会买门票,前来参观一二;即便你怨恨成李莫愁,也无法手刃仇敌,发泄心头之恨。

而你年轻美好,一身才华,满腹希望。你的旅途本是星辰大海,再不济,也是诗和远方。

那些闪闪发亮的存在,才是征战的方向。

如果你正置身于僵局,你要做的,是挣脱黑色的吸引,努力破茧,奋力化蝶,去往光明的春天,在繁花、绿野与轻风中,对往事说:“不可追。不必追。”

1896年,汤姆·勒弗罗伊离开简·奥斯汀。

没有告别。没有留言。没有交代。

他们本在聚会中一见如故,言笑晏晏,相谈甚欢。连那种机智的刻薄,都一拍即合。

她喜欢上了他,做了很多关于他的梦。

但汤姆不能娶她。

作为流亡的贵族,家族复兴的希望,都放在他的婚姻上。他悄悄离开。从此,再没出现。

多年以后,汤姆对人说:是的。爱过。

然而并无必要。简·奥斯汀用创造,代替了情绪的消耗。那段时间,她写下《理智与情感》、《傲慢与偏见》等名著,成为全世界最著名的女作家。

她很快就已释怀。

在《傲慢与偏见》里,她说:与往昔怨恨,是今时之阴影。

是啊,昨日种种,皆成今我。

今日种种,方成新我。

切莫踌躇,莫停留,莫沉溺。

从今往后,怎么收获,怎么栽。怎么幸福,怎么爱。怎么自由,怎么来。

作者:周冲,80后的老女孩,2015年离开体制,放弃公职,从事自由写作。

本文经授权转自“周冲的影像声色”(fuck_your_dick),这是一个文艺而理性的公众号,以文艺的笔调,以理性的思维,剖析人间事与人间情。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
已投稿到: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   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: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

    大彭村 葛溪乡 柱濮镇 西环北路 勐永镇
    鹤咀 坝坝 武汉体育中心 南岸街道 广阳区